作者:冰雷熊

四月一日,星期三。

  我站在自己就讀國中對面的便利商店,現在是晚上七點,離放學時間五點已經過了兩個小時,但我仍然沒有回家,在這裡待著的原因我也說不清楚,我只知道我現在在等一個人。

  九點,校門開啟,許多學生走出校門,這些人的放學時間之所以比一般學生晚,是因為他們是基測前夕的晚自習衝刺班學生。

  基測,全名國中基本學力測驗,是國中三年級學生進入高中的考試,各高中職會以基測的分數篩選學生,因此這場考試對國三生來說十分重要。

  今年的考試是在五月二十三日和二十四日兩天,於是晚自習班於前兩個月的三月二十五日就開班了,參加與否採自願制,有心要讀書的人就可以報名。

  許多車輛紛紛行駛到學校附近的人行道,等待著自己的孩子走出校門後載回家,畢竟晚上的治安比較令人擔憂,沒有什麼人會想走夜路自己回家。

  ……但還是有人例外。

  九點半,大多數的人都離開了,只剩下一位女生站在校門旁的人行道,遲遲沒有離開。

  我在晚自習班開班的隔天就注意到她了,她與其他人不同,總是在那兒待到將近十一點才自己走回家,我觀察她這個舉動也是從那天開始,到今天也快一週了吧!

  她仰望著天空,這是她一週以來每天停駐在那唯一的動作,說每天也不盡然,也只有週一到週五的上課日才會看到她。

  十一點,她又很準時的離開了,她的舉動令我很感興趣,爲什麼會感興趣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我還是決定繼續觀察下去。

  ※

  四月十七日,星期五。

  她一如往常的站在那裡,我注視著她,她對著天空微笑著,我突然有那麼一瞬間感覺她很美麗,雖然她的樣貌很平凡,穿著普通的學校制服,依學校規定束起馬尾的長髮……一切都是那麼的平凡,但不知為何看到她的微笑就令人覺得她很美。

  觀察她這麼多天以來,像這樣仔細看著她的樣貌還是第一次,或許是因為先前都在觀察她的舉動而忽略了這點吧!

  說起來她給我的感覺並不陌生,彷彿我在哪裡見過她似的……啊!想起來了。

  兩年前,在我還是一年級時,有一位三年級的學姊常常獲獎,是學校朝會頒獎時段的領獎常客,我只記得她的面貌,至於她的名字不知道為什麼即使每次朝會司儀都會喊領獎人的班級姓名,我卻完全沒記住,只知道她是個品學兼優的女生。

  從遠處這樣看著她,她的樣貌就像是那位學姊一樣,雖然有點看不清楚,但這點相對於那位學姊也是一樣的,由於領獎的司令台離我們班的集合位置有一段距離,所以我每次看見學姊也都是在遠處觀望,無法看的很清楚。

  ……嗯?

  她的動作變了,從仰望天空變成往我這裡望了過來。

  被發現了嗎?我趕緊別過頭移開視線,一不小心就看的太入神了,要是被她發現我在偷偷觀察她,那麼要解釋起來就很難了。

  把眼神稍微瞄回去一點,她正穿越馬路往這裡走來,果然還是被發現了……

  「你為什麼一直盯著我看?」女生的聲音從我身旁傳來,我不敢轉過頭去看,不用看也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

  「那個……我只是覺得妳很特別,每次都自己待在校門到很晚才回去,所以才想觀察看看……真的很抱歉!如果造成了妳的困擾的話……不過我沒有惡意的!真的!」

  我語無倫次的開始解釋,我也不想硬坳說我沒有偷看她,所以就把事實全說出來,反正說謊只會讓她更加懷疑吧!因為我不擅長說謊……

  「啊……你不用對我道歉啦!我沒有生氣的……」那女生說出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回答,頓時我鬆了口氣,還以為她會把我跟一些負面的名稱聯想在一起呢!

  「真的?」我望向她,她的樣子看起來的確沒有不高興的感覺,我這才完全放心。

  「嗯,其實我上個禮拜就發現你了,我也在偷偷注意你,居然會有人跟我一樣在這附近待到那麼晚,你還真是特別。」女生說,原來我早就被發現了,果然偷偷觀察人和說謊這類不光明正大的行為我都不擅長……

  「時間很晚了,妳還是先回家吧!有什麼話要說就明天再聊。」我看了一下時間,現在已經是十一點二十分了,晚了她平常回家時間的二十分鐘,於是我叫她先回家,總覺得再聊下去可能會超過十二點。

  「好,你也早點回家吧!明天再見囉!對了,你的名字是?」女生離開前對我這麼問。

  「名字啊……我叫張永仁,妳呢?」我反問。

  「我叫王珍芸」她回答,臉上露出了微笑。

  ※

  四月二十二日,星期三。

  晚上九點,珍芸一出校門仍然站在她平常站的位置,繼續觀看著天空,不同的是到了九點半,所有放學的學生都走光了,她才低下頭穿越馬路往我這裡走來。

  自從上星期五和她第一次說過話後,這三天以來她都是這樣,一到九點半就過來和我聊天,不過我和她聊的不多,因為她還是時常會靜靜地望著夜空,大部分的時間我都是陪她一起看著,我也都會提醒她時間,希望她早點回家,也因此她離開的時間從十一點改成了十點半。

  「妳為什麼每天晚上都自己站在那看著天空?」我指著她平常站的位置問,前兩天和她說話時都忘了問她,這是我一直很感興趣的問題。

  「嗯……你不覺得這個地方的夜空很美嗎?」她愣了幾秒後回答,確實這裡是一個觀賞天空的好地方,附近的房屋高度都不超過兩層樓,夜裡的星光可說是一覽無疑。

  「不過……妳不會怕嗎?」我問,從她的反應看來她會在這裡待到很晚的原因應該沒有那麼單純,不過我也不敢直接問她,只好換個問題問她,她一個女生這麼晚了還在外面,難保不會發生什麼危險,除此之外還有一點……

  這裡經常出事,由於路段多死角,不時就會有車禍事故,嚴重者甚至出了人命,晚自習的學生在九點半以前就快速離開應該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自從一年前這裡又發生了一起車禍撞死人的事故後,其他的人們也開始漸漸避開這裡,但也因此在這行駛的車輛開始減少,除了學生上下學的時段外幾乎沒有一輛車經過,這一年來已經不再發生車禍事故了,只是大家還流傳著這裡有什麼亡靈詛咒之類的,所以也不敢在這裡待太晚。

  說到這個讓我想到,我有個同班同學的朋友名字叫陳倫杰,綽號叫『沉淪』,這個綽號的由來除了名字諧音以外,實際上他本人很沉淪也是原因之一,因為他的課業幾乎完全擺爛,每天都在沉迷線上遊戲,一整個人就是沉淪的狀態,這樣說朋友或許不好,但他本人以前就自己承認這件事,所以不要緊。

  記得那時候是暑假,車禍亡靈的謠言謠傳的正熱烈,因為我家離學校近,沉淪在半夜硬是把我Call到學校說要看看是不是真的有亡魂,雖然百般的不情願,不過看在朋友的份上我還是答應了。

  晚上兩點的街道沒有早上那麼熱,而且很冷清,路旁的幾盞路燈提供了照明的光源,可以看見街上半個人影都沒有,轉個彎看到了學校對面便利商店的標誌燈,往那兒走沒幾分鐘便到了學校門口,沉淪已經站在那了。

  「所以你要用什麼方法看到亡靈?」我問,我看他的手提著一袋不知道裝了什麼東西的塑膠袋,我有點好奇他是怎麼帶著這包來到這裡的,他和我不一樣,家離這裡有一大段距離。

  「嘿嘿!」沉淪把手深進袋子,一副小叮噹要拿出法寶的樣子,把裡面的東西拿了出來,還自己『鏘鏘鏘鏘』的配音起來,沒錯,氣勢很夠,但他拿出來的東西卻讓人傻眼。

  ……三角鐵。

  「你拿這東西要做什麼?別跟我說你是想用它來吵醒亡魂……」

  「當然是要吵醒它們啊!我看過很多靈異節目,都說在半夜用鐵器發出聲音容易吸引靈魂耶!」沉淪邊說邊『噹噹』得敲了兩下,好吧!我服了,沒想到他那麼單純……

  後來他還試了很多像是敲筷子、學狗嚎叫、拿兩支香在附近拜一下後點燃沖天砲等等詭異的方法,在我看來這不過都是些製造噪音的行為,要不是這附近民宅不多,我看早就被檢舉噪音污染了,結果我們待到了四點,沉淪用盡了方法還是沒看到亡靈,我們就這樣回家了,沉淪看起來還頗失望的,搞不懂他怎麼會放這麼大的期待……

  而現在,雖然不是半夜,但這附近給人的感覺還是很沒有安全感,珍芸會不會也有這種感覺?

  「不,我不會怕,可能是因為這片天空的美麗讓我忘記了害怕吧!」她用很輕的語調回答,她講話總是這樣輕聲細語,原來她不會怕。

  天空啊……好久沒仔細觀賞過了呢!閃爍在黑夜中的點點繁星,以月光為背景,儼然是一幅藝術品,要不是因為珍芸,我可能就不會去特別去觀賞了。

  十點半,我不忘提醒她早點回家,她微笑著點點頭,緩步離開這裡,這是她的習慣動作。

  和珍芸聊天讓我非常開心,跟她聊天彷彿就像是和兩年前的那位學姊直接談話一樣,其實我曾經暗戀過那位學姊,就只是單方面的愛慕而已,我沒有勇氣去跟她表白,何況我連她的名字都記不清楚,所以珍芸算是滿足了我的遺憾。

  王珍芸,妳真的是個很特別的人,即使已經向妳問出了妳那些行為的原因,妳仍然令我感到一種神秘感,讓我還想再多了解一點關於妳的事。

  下集待續.......